查看: 112|回复: 0

曾振华丨父亲的老房子新房子

[复制链接]

11

主题

11

帖子

3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5
发表于 2019-8-11 09:2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>栏目

作者近照

作者简介:曾振华,男,隆回县人,湖南省汽车技师学院高级讲师,邵阳市政协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委员,民盟邵阳市委委员宣传部长,邵阳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兼网站主编。

父亲的老房子新房子
曾振华 / 文

2018年8月,父亲的新房子落成的时候,就想到要为父亲的房子写点什么了。因为一直忙于俗务,总是静不下心来。暑期放假了,回到为父母修的农村新房子里。夏夜里,敞亮窗户打开着,听着田野里欢歌的蛙鸣,嗅闻着清郁的稻禾香。感觉自己穿越到了五柳先生的时代了。看着自己已年过八十的父母,开心地住在自己的新房子里,喂养鸡鸭、种植蔬菜,看看电视,日子过得舒适快乐。作为儿子的我,心里头也格外高兴。兴致而来赶忙在键盘上敲打起来。


父亲的祖屋

老祖屋我没见过,只是断断续续听父亲说起过。

祖屋所在地,小名叫脚的铺子。

小时候,我常问父亲,为什么叫脚的铺。父亲告诉我,我们这位置在大院子下面,祖先是开铺子的。父亲的一位叔公是当地非常厉害的讼师和帐房先生。铺子前的石板路就是著名的湘黔古道,每每有骑马或坐轿从槽门经过时,一定会下马或下轿,那叔公爷爷也一定会接到铺子里,喝杯清茶再走。可见当时的盛况。


后来,那些铺子都没了。到父亲的父亲这一代就已经家道中落了。后来,父亲分到了一间小小的架子屋。在那间小屋里,结婚已近十年熬过了三年苦日子的父母才终于有我这个头生独子。

三年后史无前例大运动开始了,房子里搜出有鸦片枪被认为是封建残余,被作为四旧破掉了。架子屋被拆掉了,拆下的木板,搁在原为仓库后成为生产队集体牛栏的架板上。

房子没了,一家三口住在哪?


幼年的牛栏屋

小时候的记忆是从牛栏屋开始的。

幼年的我就住在牛栏的上面,楼板是一块块地拼起来搁在上面的,脚踩上去还“吱咯吱咯”响。冬天,寒风从楼板缝里吹上来,脚底都发冷;夏天,刺鼻的牛粪臭熏上来,胃里时时翻江倒海。刚去时,十分难受,毕竟还是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。

父亲母亲都是非常能干而好强的人,他们都是生产队的骨干,他们在读书的年龄正好赶上翻身得解放,读了几年小学,能识字算帐,父亲就做了生产队会计,母亲当妇女队长。那时,我印象最深的事,常常看见母亲每天要背着块小黑板上工,在田间地头将小黑板挂在小树枝上,一边劳动一边教社员们识字,黑板上写得最多的是毛主席语录。他们每年都被评为劳动积极分子,奖品是个大斗笠,上面用红油漆写上“先进工作者”或“积极分子”的字样,戴上它感觉非常骄傲而自豪。

父母白天要带头上工,晚上回到牛栏屋,就忙着用稻草织草垫,先一小块一小块地编织好,再用草绳缝好,在原本到处是空隙的楼板上铺上厚厚的稻草垫子。再也闻不到那难闻的臭味了,小时的我高兴地在草垫上打滚,做游戏。在我四岁的时候,大妹出生了。从此,我成了大妹贴身保姆。父母在外面做工,我就在家里照顾大妹。我们一起在楼板上草垫上爬呀爬着长大了。

就在大妹能够在地板上快速爬动的岁月,一场惊心动魄的事件就发生在我们兄妹身上。

那天,父母都没在家。大妹在地板上爬着,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,她突然爬出门外。我家住的牛栏阁楼,门外的阳台仅用了几块木板搁在几根横梁上,没有护栏。架上两根大树,树上钉上木板,就是我们一家出行的桥梁。

那天,突然见到大妹身子已经一半悬在空中了。那一下,我不知怎么就扑了上去,双手紧紧摁住大妹的双腿,嘴里尖叫着“快来人啊,妹妹,要摔下去了……”听到叫声,大人们立刻赶来,将我俩抱上来。看看两丈多高的地下堆积的石块,母亲后怕地抱着我们兄妹嚎啕大哭。


爸妈的泥砖房

令人惊恐后怕的事件之后,爸妈下决心要修房子了。

修房子是农村的大工程,至少要做两年的打算。在向生产队报批后,先要准备好木料,生产队山上有的是树,房梁最好是用大杉树,用长成笔直的松树也行,盖瓦用的椽皮松树板就行,门框窗户用杂木,这些材料得至少提前一年准备。然后是瓦,瓦是用泥坯打好,再筑瓦窑烧制。最后是泥砖了,生产队晚稻收割后,就在院子旁边留下一块水田。在湿湿润润的水田里,用方方正正的木模压下大块大块的泥砖,等泥砖干燥了,各色材料准备妥当后,就可以盖房子了。

那时候修房子是不用付工钱的,基本上是换工做。爸妈人缘关系好,听说要修房子了,会木工会泥工的乡邻社员们都主动上门帮忙。爸爸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砖瓦工,他的手艺就是帮忙帮别人修房子练成的。

我家修房子的日子,对我们兄妹俩来说,就像在过年。至少我们可以像那些师傅们一样餐餐吃饱饭,有豆腐还有肉吃。房子终于修好了,一家人安安心心地住着,不用担心会从破楼上摔下来。

爸妈的泥砖房子一住就是50多年。期间,我升学读大学结婚生女。父母进城里帮我们照顾家庭,也有20多年。看到父母沧桑地与老家房子一样,父母叶落归根的想法,也一天天根深蒂固起来,我得顺着他们。但住在墙壁开裂、屋瓦断裂漏雨的老房子里,我肯定不愿意!


父亲的小别墅

在农村修个像样的房子,没有五六十百把万还真修不起。要我拿出那么多的资金来修房子,还真拿不出来。在城里工作了三四十年,平时省吃俭用,积攒的资金也只够城里付房子的首付。怎么办?妻子非常支持我在乡下给爸妈修房子,但预定好一个总支出,包工包料包装修不超过30万。

在这样一个框架下,我找了好些建筑队,核算了好几起资金预算。最后一个偶然的机会,找到了周旺重钢建筑的周总。他来看了老屋现场,问清了计划面积,他答应总面积200平方米的两层小楼,30万之内拿下来。

周总是位憨厚朴实的大汉子,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老板样子,常常打着赤膊,工地铁架子上爬上爬下,焊铁涂漆、装墙做顶样样亲历亲为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自己做做起来才放心,修房子是百年的基业,一定要修牢固,安全和质量一定要保证。

整整一个夏天,我一到周末就赶快回老家。八十多岁的父亲一个人要帮十来个人的工程队煮饭。回家后要帮助父亲安排生活上的事情,修房子的事全权交付给了周老板。
地基打好后,周总首先架好十几根双向槽钢大立柱,然后焊上横梁,焊上阁楼及尖顶。这不就是古代木架子屋的做派吗?。先盖上屋顶琉璃瓦,再在铁架上固定外墙磁砖,再做内墙磁砖,里外两层磁砖之间再填充水泥沙浆。楼上装上木板,装上门框窗户,一座外形比较漂亮的小别墅就主体成功了。除了必要的卫生间及厨房设施的装修,整个房子不需要刮腻子灰,若全部木地板也不需嵌地板砖。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一幢小巧玲珑的别墅修好啦,洋气的外形,复古的内室,让人看着顺眼住着舒心。

爸妈住进了小别墅已快一年了。房子有任何小问题,只要打周总电话,他有求必应,很快就会来解决。他说,我修的房子不管是什么问题,随时打电话随时就会免费维修。

有了这样住着舒服又安心的房子,爸妈住着当然开心了。

父亲说能够住上这样舒适的小洋楼,这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。这还得搭帮赶上了好时代,共产党的好政策。

屋前的石板古道,改成了宽敞的水泥马路。自来水接到了各家各户,生活垃圾也有了专人收取。小车可以通到自家门口。新农村新面貌将会更加美丽绽放!


敬请关注 欢迎来稿
主编:  彭如  , 盟员,  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  湖南省民协代表, 邵阳市民协理事, 隆回县政协委员。
投稿邮箱:1464575955@qq.com,
手机与微信同号:13973926461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